It takes time to build the connections

江又

编者按:

初到一座他国城市生活的强刺激逐渐随时间流逝而淡去,日子也逐渐趋向沉静。在“我”、“你”、“他”、“她” 的交错中,我们不断探寻自己在这座城中的位置,试图在日常生活中自洽、找到平衡。也许在平凡的一天里,在城市中随意漫步、发呆的过程中,我们便能够找到所寻求的充实与幸福。

他突然问了我他前一阵子在思考的问题:人是更容易爱上一座城市?还是一个人?

今天是让人放松的愉快星期六,哪怕昨晚大笑到凌晨一点,今早也是会像往常一样,在八点前自然醒来。往日起床的动力是早已空空的肚子对各类面包的渴望,但今日叫醒我的或许是因为昨天复健练舞所导致的肌肉酸痛感。太久不练,多少有点急功近利了,不过或许也有前天去玩抱石所叠buff的效果。今日份的周末体能是没法带大家一起练了,但怎能浪费早起的大好时光,想着要不给自己做个big breakfast吧。焯芹菜的时候突然收到了她的消息喊我下来喝粥,紧接着脑子里便突然冒出要不看个电影的念头,便匆匆忙忙在电影开始半小时前订了票。很巧,是昨天因为天气不好昨天没看上的那一场。

看完魔女宅急便,本应直接回家准备收拾去赴下午两点的约,但忽然听到谁的呼唤,想再四处走走,就随便坐在沿自行车道旁边的石阶上。右手边本来宽阔的水道在流经我身旁时被迫缩短成了原有的三分之一。暧昧的说,我也算是被架在原本的河中央了。面对着太阳,今日多云,阳光并不刺眼。我穿的黑色,不大冷,喜欢旁边因风而一下微摇起来的草地,但我找不到它们的影子。眼中的景大抵是定在这不会变了,可脑里一直闪出琐碎的thoughts,对急需灵感创作的我弥足珍贵,便记下几点:

1.又开始让自己忙碌,日程表被各种颜色的时间块所占满,所以不得不在每天的morning routine里随机塞上查看日程表和备忘录这一项。要不是因为他发消息问我具体回澳洲的日期,我甚至都没发现记错了起飞日期。25记成27,11记成10。一些数字的加减,见你几天,见他几天的,不能误机。这有关日期的数字少记一点没关系,从机场再回来便是了,伴随着的应该还会有一种还能在此地多留恋一阵的喜悦吧。

2.来阿姆斯特丹三个多月了,在熟悉感从记忆和现实中被拉出的同时,关于其他城市的回忆又在渐渐淡去。生活过的国家多了,会尝试寻找他们的相似之处,而它们也共用同一个名称——国外。对我而言一切不再新鲜,但好在我不慢慢不会对比个与个的不同。最近是很开心的,总被幸福投喂,总被爱意滋养,吃的、玩的、学习,生活用的,我和她相互也玩笑道:”没我你咋办”。在身边的人变了,“他“与“他”是不一样的。后来,我开始默默留意看在哪些方面我能扳回一城,让我也能say it back to you,并不觉亏欠,只是想对你好一点。上半年在日本gap,学跳舞的五个月让我大概明白了人是需要陪伴的,想继续收到意想不到的消息、邀约、投喂、礼物、惊喜,或近或远,也不知道算不算贪心。

3.明明每周还一直有在练着体能,但不在跳舞了。好像离开日本后就失去了对跳舞的兴趣,以及来自dancing本身的喜悦。明明当时选择来荷兰读书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那对不同地方dance scene的好奇“心”里所含有的对freestyle的热爱。他不在我身边督促我,叫我好好练舞了。

4.她师傅所说的淡淡的喜悦,也是去年此时。I feel like my energy’s back but its never away.那还是一年前在墨尔本,吃完晚饭从住家坐火车去city, 准备和跳舞的朋友们meet up,从每节车厢可能只有三五人的火车上望向被暗橙色夕阳笼罩的city,竟觉得如此幸福。而这次是在已是人挤人情形但也很安静的tram上观察路上行人。或许我在发呆吧,但心底的爱意是藏不住的。

5.一开始没有想是怎样来的,为什么就到这里了,只是累了就歇两下,继续走。

6.想回家了。她的到来仿佛唤醒了我过去三年自己从未发觉过的中国人血脉,好吧,其实是中餐胃。

It’s good to ask myself:我想让你看到什么呢?

你会因为在城市里的人而爱上一座城市,那城市本身呢?可能你也需要在离开一段时间后的回忆里寻找答案,可那个当下的我哪顾得了这么多呢。大多的关于地方的,和地方带给你影响的对比反思不都是在适应期或者离开后所完成的吗。去年给自己抽年运的时候拿到的是空白牌,完全看不到今年的走势,混沌一片。虽说还未到年底,但今年却能大致安排好明年十二个月的大体框架,甚至一些细节也能从梦里看到;也还是会梦到你。

她说我变了,说我像个小狼狗,我也越发觉得自己变得粘人起来。“小心别爱上!”是来自你的祈使句,对此我只能回应,“爱上就爱上”。刚好是要虚心学习如何去爱的。而对于这些connections,我只是慢热些。

NEXT: 原乡·逃逸·回溯

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