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惑的彩虹人

velvetdream

编者按:

困惑,或许是许多彩虹人最好的注解。身为留学生,我们足够幸运能接触到彩虹文化,有着较之国内更为包容的环境与充足的理论知识去探索、接纳自我。然而,知识也是诅咒:

LGBTQ运动本应是一股改变现有社会结构、反对压迫与霸权的力量,我们却渐渐意识到它在现实中往往与资本和精英教育耦合,乃至成为又一个象征着文化资本的空洞符号。倘若如此,何为“真正的”彩虹运动,何为“真正的”彩虹人呢?

你生性敏感。大概在12岁前你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

你从互联网各处了解自己。起先你认真研读前人的著作,后来你用粉色的胸针倡导女权,用塑料感的tiktok神曲歌颂资本制造的同性爱情。每年六月在美国的大公司都在自己的产品上呕吐彩虹图案时,你必须要为并不在乎彩虹生命的资本们贡献自己的一份力,并分享在社交媒体广而告之。commonapp十个活动里必有一个性别平权活动,你大概在里面做了一点美工。暧昧不清的大学申请规则中,你的lgbtq身份给你本来平平无奇的亚裔身份添加了一层不强的优势,却成为你最大的资产。你有一篇文书关于你的中式家庭如何让你为自己的身份痛苦,却忽略了自己写这篇文书的幸运。

当然你愿意为自己的信念付出,也相信留学会让你与自己的信念更进一步。在大学里你选了性别研究课程。上课读书,下课发现还是很难找到一个人去进行“知识分子”的对话,大家好像更关心的还是这周末和昨晚。空余时间,你不经意间落入流行文化兔子洞:霉霉是不是同性恋?Harry Styles是不是queerbaiting? is Larry real?

到底什么才是重要的?

在身边都是直男直女的frat basement的彩色灯光下,人的轮廓都被抹上一层美丽的滤镜。一个悲伤的事实在你空空的心里显现:你想不起来了。

NEXT: “融入”美国的迷思

麦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