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生活日记(下)

Max

写这篇文章是周日早上8点多,我刚睁开眼睛,身体的疲惫感仍然很强烈。在过去一个月的时间,我的工时从不稳定的20多到30多,一直到上周的55个工时,终于可以存下一些钱了,时来运转,苦尽甘来。

五十多个工时意味着什么?除了赚大钱和交太多税之外,我很难描述长工时的体验。因为实在是太累,每天睁开眼就是工作,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一周有大概4天时间是超过10个小时上班;即使中间有休息时间,我却依然忙碌。太累了,累到我想不出来更多的词句去描述,只想躺平。

与此同时,我是幸运的。我来到了新的海鲜厂,和一群亚洲女性一起工作。在一个全女海鲜厂工作,我每天都能吃到各种稀奇古怪的亚洲菜,不仅好吃而且解乡愁。姐姐们对我非常好,每次都让我多吃点,平时对我都特别热情。我第一次产生了安全感,是为了好同事来上班,而不只是工作赚钱。

结束完早上的海鲜厂工作,我下午就会去粮食厂。因为粮食厂的工作是坐办公室,不需要太多体力,这才让我可以坚持长工时的工作。此外,粮食厂的工作很轻松,现在大部分司机都认识我,偶尔也会有司机送我零食,大家都相处得不错。

工作期间,我没有忘记读硕士拿PR的任务。上周,我终于收到了第一封社工硕士录取通知书——崔西,你的福气在后头!

粮食厂

来澳洲之前,我就已经通过线上搜索了解到粮食厂的工作——这是一个在harvest(粮食收获时节)会招收大量背包客的厂,并且在三个月的工作时间内,工资将会大幅提高。

8月底,我入职了一个海鲜厂,之后又继续找其他工作,比如给中餐厅当服务员。但这些工作,都让我觉得「不开心」。尤其是海鲜厂的工作,除了每天剥鱼皮带来体力上的累,还有糟心的同事——有一个白人男同事对我讲了两次黄色笑话,真让人觉得晦气。

我后来跟经理举报了这个男同事,但这并没有改变现状。这个男同事和其他同事反而在我面前,嘲笑我「举报」这件事。是的,他们认为这只是玩笑。被同事霸凌后,我干脆不说话了,默默剥完鱼皮就直接离开。我觉得自己很脆弱,没有任何办法。

粮食厂的工作就是这样把我解救了出来。在10月初的时候,粮食厂开始准备为harvest培训背包客,我开始了在澳洲第一次赚大钱。这是一份税前时薪超过30的工作,不需要太多的体力,同事会知道分寸不乱开玩笑,比起又臭又累的海鲜厂而言真是天堂。

我在粮食厂是做类似admin的工作,每天坐办公室;但是偶尔室外需要做Grain Probing/Wheat sampling的工作,所以这时候需要在烈日炎炎下穿戴好所有防护工具取样,避免灰尘。但总体而言,这是我在澳洲第一份坐办公室的工作,工作轻松又时薪高,真的爽歪歪。

开始坐办公室之后,我更加认识到自己想要什么。尽管,我的身体可以做体力活(主要是忍耐力强),但我更喜欢在办公室工作,坐着的状态让我觉得如鱼得水。当然,harvest越来越忙,我每天需要坐十个小时多,但好在不需要太多体力,所以我能坚持。

Image

在粮食厂上班之后,我开始听到了更多的八卦。有一个跟我一样是打工度假签的同事,差点被一个司机骗了,还好及时止损。

在偏远地区通过工作去续签,我和同事都很清楚这里的人大部分选择了早婚早育。毕竟好山好水好无聊,当地人只能生小孩打发时间。这个撩她的白男就是基于这样的背景出现的。这个白男需要每天过来送货,同事负责跟他对接。时间长了之后,这个白男就开始撩我同事。

他猛夸同事好看,每天上班就是为了她,还特意留下来自己的号码给她,之后他们就开始互相发短信调情。但当同事期待与对方约会的时候,这个白男告诉同事,他没有fb和ins(谁信啊?),然后同事就开始搜他的账号,花了一个小时多,终于找到了这个白男的社交账号——已婚已育五娃,有一个新生儿,以及四个孩子(继父)。

我听到这个故事真是吓死,五个小孩的爸爸,而且是处于已婚状态,连孩子都是新生的婴儿。更让我觉得无语的是,这个白男特意锁住了自己fb账号信息,所以看不到更多的资料(我猜出轨惯犯)。后来等同事拆穿他之后,他就说自己并不是故意,家庭情况很复杂,还说什么处于分居等等,谁会信啊?最后同事干脆不回这个骗子了。

之前房东特意嘱咐我,让我小心这些饥渴的司机,毕竟他们知道我们是打工度假签,只会短期停留在这里,不认识人,所以就算遇到感情骗子也没法做什么。我真是没想到房东的话一语成谶,居然就发生在了同事身上。我此前特意提醒同事,搞清楚他们的婚姻状况,因为在林肯港的男性不是已婚就是单亲爸爸,实在是不适合约会。

庆幸的是,同事及时止损了。但尴尬的是,她还是会每天见到这个司机。所以我就接替了她的位置,提前上班,帮她避开这个烦人的司机。不过,经历了这件事,我已经封心锁爱,与其花时间找伴侣,我还是老老实实打两份工,赚大钱读书拿pr靠谱。

全女海鲜厂

11月初,粮食厂的同事告诉我,harvest可能会在圣诞节前结束,所以对工作有着「强烈的忧患意识」的我,又开始找工作了。

这次,我选择了一个新的海鲜厂。在投简历的时候,我有注意到经理跟我交流的态度很好,我猜应该工作环境会比上一个海鲜厂好很多。但出人意料的是,这居然是一个全亚洲女性的海鲜厂,让我更加爽歪歪了。

Image


自从来到林肯港这个白到几乎见不到任何黑人的地方,我发现连亚裔都非常少。然而,这个厂的员工,大部分却是嫁了澳洲老公的菲律宾女性。而且这个厂的老板并非华人,所以工资单和缴税都是有保障的,不用担心收不到钱。另外,在这里工作,可以续二三签。

这些菲律宾姐姐都特别好,休息的时候会邀请我一起吃东西。每天,她们会商量好明天带什么美食或者制作什么食物,大家再一起分着吃。因为大家都是亚洲人,所以食物都是「亚洲风味」,让我真的欣喜若狂。因为我「不会做饭」,又没法在「偏远地区买到合适的中餐材料」,姐姐们真是我的救星。

Image

姐姐们告诉我,她们想在「全亚洲女性」的海鲜厂分享食物,是因为她们的澳洲老公和小孩(混血出生在澳洲)都喜欢西方食物,所以她们有时候在家是一个人坐着吃饭,没人陪她们。但在这里,姐姐们终于有了一个「家」,不需要担心文化差异,也终于可以分享亚洲食物,和其他亚洲女性放松聊天。

我好爱这样的氛围啊!尤其是在林肯港这个白得不得了的偏远地区,大家互相支持,这里没有男性,不需要担心性别歧视和性骚扰,更不需要害怕有种族歧视。我第一次有了一种是为了同事而上班的感觉。之前都是为了工时和工资,这次是我自愿想多跟她们接触,和她们在一起的感觉太好了。

本来,我特别担心新的海鲜厂跟旧的差不多,工作压力一样大。但现在,我反而因为早上在海鲜厂工作,让我有了一天的好心情,下午来到粮食厂也更加有动力工作。

Image

值得一提的是,和菲律宾姐姐们工作时,她们从来不会催促或者为难我。在上一个海鲜厂,local同事都是催我快一些,我知道提高工作效率的重要性。然而尽管我已经很快了,他们却仍然不满意。那时候,我就很困惑,这不是计件工作。我这么快,是要因为剥鱼皮而损伤手吗?

但在这个全女海鲜厂,姐姐们会告诉我「因人而异」,如果我不够快,那就是每个人的速度都不一样,重要的是「质量」而不是「速度」。在她们鼓励下,我现在包装得越来越快了,起码我做这件事没有压力。

此外,我很敬佩这些通过婚姻而润出去的姐姐。虽然她们选择和澳洲老公结婚,但几乎所有人都是网恋找到丈夫。我很难想象一个女性背井离乡,和网络上一个国外男性在一起。但她们居然找到了一个不错的老公,又找到了其他的同乡,成为了一个女性社群。这难以置信,她们却做到了。

从十二月中旬开始,我们就开始放四周长假啦!对比国内的工作环境,我从来没有这样的待遇,可以在长假后继续工作。而且,在放长假之前,我们会在酒店举行的一个免费Party,又能蹭吃蹭喝啦!在全女海鲜厂工作,我真是太幸福啦!姐姐们真的好棒!

未来

现在,我早上在新的海鲜厂工作,下午和晚上继续在粮食厂打工,一天的工时已经超过10小时。

不过,长工时让我对体力活有了更多的反思。我必须承认,我之所以能够坚持上班,完全是因为一直坐办公室,以及办公室的下午班/晚班/周末时薪高,不是纯粹做体力的manual job存钱。我能做蓝领,但确实不擅长做蓝领,也感觉不到什么乐趣。

由于我拿的是时薪,工资高就意味着工时很长。我不爱做拼命三郎,尤其是规规矩矩上很多个小时,真是要命——每周一天休息,我需要睡一天才缓过来。此外赚大钱就意味着缴税很多,尤其是whv超过45k就要付32%的税,我不想到时候还要再多交钱给ATO。

上周做了55个工时后,我回到家整整睡了一天,周日就这样被我睡过去了。没有那么多工时之前,我无比渴望工作。但当我入职两个厂,需要在12个小时甚至以上的时间保持清醒的状态时,我不得不承认:人快累垮了,也没有胃口和精力吃饭,实在是太疲惫了。

与此同时,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有些背包客会频繁换工作了,因为在厂里的日常真的「很无聊」。我之前在海鲜厂每天就是剥剥剥鱼皮,相处的同事都是非常粗鲁每天骂脏话的local,交流是没办法,我更怕被他们欺负。至于在粮食厂工作,我面对的都是司机,再加上我负责夜班,办公室就剩下我一个人值班。

除了工作环境无聊,我在南澳偏远地区林肯港能逛的地方,只有四个超市。因为工时太长,我身体太累,完全没有精力出去玩。这里穷乡僻壤,也确实没有太多地方可以逛。

当我在持续反思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和很多背包客不太一样。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太多背包客朋友,因为我知道背包客之间是因为这个签证而熟悉彼此,并不是纯粹的性格吸引,想跟对方交友,彼此的聊天几乎就是工时、工资以及工作机会——这不是我想要的对话。所以,我迫切想回大城市读硕士。

这个月底,我就可以续二签了。之前一直担心续不到二签的事情,但当自己即将获得的时候,却并不是那么快乐,反而更多是对未来的担忧。我觉得自己千里迢迢来澳洲,不是为了做苦力/体力的,也不是为了996/007的长工时生活。所以,当粮食厂的工作结束之后,我需要想想怎么让自己轻松一些。

不可否认,我的生活确实是越来越好。有时候写澳洲日记,我会对自己的韧性感到诧异。没想到,我居然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生存了下来,并且赚大钱——女人的生命力,比我想象中更旺盛。

Image

11月中旬,我收到了社工硕士的录取通知邮件。与此同时,我也收到了明年第三份工作(小岛清洁工)的通知。刚开始来林肯港,我忧心忡忡,为了工作而发愁。如今,我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居然找到三份工作还收到了硕士录取通知书——时来运转,苦尽甘来。

不敢相信,我在澳洲成为了一个每天996的社畜。但我不会停止「忍耐」,不会停止思考,更不会松懈下来。因为,我知道我的未来会很好,甚至比现在更好。

NEXT: 困惑的彩虹人

velvet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