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

杨涵博

编者按

阅读这两首诗的时候已值北半球的冬日。在空气逐渐变冷的季节里回顾过去的一年:战争的硝烟、异常的天气、各地多发的自然灾害、紧缩的经济、日益分裂的政治大环境,等等一切让人们必须不断叩访关乎个体生存的问题——我们如何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中生存?

而幸存之后我们应当如何自处?在充满了愤怒与困惑的冬天里,作者杨涵博献上了两首属于冬日的诗,或许蕴含着一些答案和一些新的问题。

冬日

(1)

走到冻住的湖畔,

我捡起那枯枝,

粉屑洒落土地。

那曾经向上生长的枝条呀,

在最后一次吻向大地,

触到那地面,那尚存的温度时,

有听到扑通的心跳吗——

(2)

有几个冬季不寒冷,几个还有迹可循,

几棵常青树最后不干枯。

失落的诗人在寒冬,蜷缩在母语的字眼里,

抚摸剪断的脐带,摄取最初的阵痛,

高唱,振聋发聩的冬之歌。

NEXT: 世界的小屋之歌

咳嗽

wushushan9@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