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小屋之歌

咳嗽

编者按

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世记1:3 

阅读《世界的小屋之歌》的体验和阅读里尔克《杜伊诺的哀歌》很像——需要极致地关注每一个细小的用词、每一处标点、每一个意象之间的粘连。我们是否拥有这样一间小屋呢?而世界的小屋又究竟是怎样的小屋?是我们自己的,还是属于“所有朋友”的?

我们是否处在一个可以激浊扬清的世界里,以至那“搏斗”、那“向上的气流”,乃至愿望的播撒都还是现在进行时?

而话说回来,愿望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呢?到底为何需要“谨慎地行走”,而我们走后,还会有“回过神来”的时刻吗?在观察过排列横陈的星辰般的事物之后,我们怎样回到一个拥抱里,发掘你我身体蕴含的“所有宝藏”?世界的芽株不断成长,我们是否当持续不断的奔走与发现,抑或是回归到小屋,在“给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呵上热气”?还是说,两者本来是同一件事?在我看来,这首诗或许关于愿望——希望倒不一定,但一定关于一个愿望。

世界的小屋之歌

存在,打开一点

无漏的光滑表面

这样就容下种子,

圆滚滚的太阳,

还有我们的小屋

那里一切尚小

呼唤成长的,正搏斗

地面,摸索几股向上的气流

你告诉我,愿望要被播撒,

跟水一起,沉入每寸土地

也许还要有别的?比如

舒服的椅子,无论是谁

都能度过一个安睡的下午

几只小熊软糖,紧紧包裹,

招待所有朋友

像这样,索要变得无穷无尽

扣紧的环变得很长,容易忘记

可水难道该被无形的漩涡困扰?

荡起步子,穿过篱笆,

就获得小小的动力,来到世界

夜的深处藏着什么?

蝉鸣伴随我们,审慎地行走

往更远的方向进发

你时不时停下,我学你,

寻找眼睛下面的球形宇宙:

依靠自己的闪耀,就能看到

大部分的事物,排列横陈

星星一般飘浮着,与记忆相对

比起你,我更为它们着迷

甚至许愿,收集绘制的图示

回过神来的时候,露珠

滴落在地上。这让我迷惑

我问你,这样就足够了吗?

伸出手,你拥抱我,

以拥有的所有宝藏

小小的,就像我们的身体

只要一抱,就能感受到温暖

虚空里,溯源也不必要

落下的雨水既然相交,

从永恒开始,就已偏折

不开始于偶然,而是

一个小小的愿望,一个索求

一个问题:打开一条轻盈

于夜空中的路,上面旅行着

我们的话语,重叠在一起

原初的形象不断变动。

在澄开的空间,我们仔细追索

波形振荡的所有轨迹

直到早晨,阳光提醒我们,

世界的芽株还在成长

于是我们拉着手回到小屋,

观察每个角落,给一切

有生命的东西呵上热气

然后心满意足地躺在地上,

勾画光在手心里的各种形象

从存在处,还能打听到

那个关于起源的秘密吗?

时间由安静变喧嚣,

我们闭上眼,

让恒定于未来的风吹拂

NEXT: 东隅

常迩

wushushan9@gmail.com